天籁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天籁小说网 > 玄幻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119 杨某也想做那堂主(二合一)

大反派崛起之路 第119 杨某也想做那堂主(二合一)

作者:此生夙愿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12 15:00:26 来源:三七中文

“杨副堂主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

唐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然而……

夜幕下,这道笑声在杨立甫听起来却显得格外阴森。

又有李承武在旁,他总有种被虎视眈眈的感觉。

杨立甫稍稍理了理思绪,笑着拱手道:“怎么说,杨某也算是客,难道唐捕头就这么待客吗?”

这句话,他也是半开玩笑说着。

在唐渊面前,他可不敢龇牙。

何况……

今日,他本就是有事相求,身段放低一点也是应有之理。

“哈哈,杨堂主所言极是,倒是唐某疏忽了,怠慢了客人,还望见谅。”

唐渊笑着说道。

随后,唐渊单手一引,朝杨立甫说道:“杨堂主,请。”

杨立甫洒然一笑,背负双手跟在唐渊身旁,朝会客厅走去。

两人落座,仆人上茶后。

一时无言,会客厅在深夜里稍显寂静。

唐渊端坐主位,也不看杨立甫,慢条斯理轻呷口茶。

杨立甫看了唐渊一眼,见他这般姿态,眉头不禁轻皱一下。

那一万两银子算是打水漂了。

杨立甫心中暗骂唐渊不当人子,收了他的钱,竟然还拿捏着。

想到这里,杨立甫笑着拱手道:“今夜冒昧造访贵府,还请唐捕头海涵。”

“哈哈,杨堂主能到我府上,那是蓬荜生辉啊,岂有责怪之理。”

唐渊将杯子放下,看向杨立甫大笑一声道。

此时,杨立甫一身青色衣袍,身材消瘦,脸上带着一丝阴鸠。

唐渊笑了笑,说道:“不知杨堂主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两人一个喊杨堂主,一个喊唐捕头。

不知道还以为两人真是一把手呢。

殊不知,他们只是个二把手。

即便如此,两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杨某听闻唐捕头在六扇门过得不爽利?”

杨立甫没有立刻步入正题,反而顾左言他,笑着说道。

唐渊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冷笑一声道:“杨堂主真有闲情雅致,竟然管起了我六扇门之事,莫非杨堂主也准备像江堂主那样,改换门庭吗?”

“呵呵,非也非也,杨某还没有改换门庭的打算。”

杨立甫摇了摇头,笑着道:“未来若有此想法,定然来投唐捕头,届时唐大人可千万不能推辞啊。”

唐渊不置可否一笑,说道:“杨堂主有什么事直说吧,还是不要跟唐某绕圈子了。”

杨立甫说道:“近日,杨某听闻唐捕头与曹元正间隙颇深?”

“市井流言罢了,我与曹大人配合相得益彰,哪有矛盾一说。多是某些不怀好意之辈编排,妄图离散我与曹大人的关系,让我六扇门离心离德,好让他们获益。”

唐渊大有深意看了杨立甫一眼,意有所指道。

“呵呵。”

杨立甫笑了一声,根本不信唐渊的鬼话,话锋一转道:“难道唐大人甘愿被曹元正驱使,心里没有丝毫怨恨?”

“放肆,此等诛心之言岂可宣之于口,杨堂主慎言。”

唐渊眸光一冷,看向杨立甫目光冷厉如刀,厉声斥道。

顷刻间,杨立甫仿佛置身刀山剑林之中,竟有种浑身颤栗的感觉。

“唐捕头误会。”

杨立甫心中微微凛然,连忙说道。

他实力尚且不如陆振声,此时直面唐渊,才知道此子实力的恐怖。

“哼!”

唐渊冷哼一声,不由说道:“杨堂主究竟所为何事,不必顾左言他,一直跟唐某兜圈子,不妨直说。”

“好!唐捕头果真是爽快人,那杨某就直说了。”

杨立甫抚掌喝道。

唐渊淡淡一笑说道:“你我都是江湖中人,说话就该直爽些,拖拖拉拉像个女人一样,像什么样子。”

顷刻间,萦绕在唐渊周身剑气消弭于无形之中。

杨立甫暗自不屑,此子委实太虚伪,嘴上却郑重说道:“唐捕头,在下次来确实有事相求,那一万两便是见面礼。”

“哦?不知是何事,让杨堂主如此慎重?”

唐渊不动声色说道。

对那一万两银子却只字不提。

杨立甫心里不禁暗骂一声,又笑着说道:“杨某与唐捕头这是第二次见面了吧。”

“嗯。”

唐渊点点头,没有说话。

杨立甫继续说道:“当日,唐捕头一刀干脆利落败陆振声,让杨某也好生佩服啊。”

说着,杨立甫朝唐渊拱了拱手。

闻言,唐渊看着杨立甫,饶有兴趣一笑,说道:“唐某落了陆振声面子,也就是落了扶风堂面子,杨堂主竟然还佩服唐某,着实让唐某大吃一惊。”

闻言,杨立甫脸色阴沉下来,说道:“哼,那陆振声碌碌无为,靠着裙带关系才夺得堂主之位。

还妄图创建扶风武林联盟,做那武林盟主,真是痴心妄想。

扶风堂被他搞得乌烟瘴气,对外也得罪众多江湖势力。

如今,扶风堂在郡中威信大跌,全是陆振声一人之责。”

顿了顿,杨立甫又追忆道:“若是江堂主尚在,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唐渊面露笑意,静静的看着杨立甫一人演独角戏。

他突然想起当日杨立甫见陆振声受伤,那急切的模样,与此时满脸阴鸠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杨堂主与我说这些做什么,你扶风堂如何,与唐某又有什么关系。”

唐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意瞥了杨立甫一眼,好整以暇说道。

“这便是我今日深夜来访的原因。”

杨立甫沉声说道。

紧接着,杨立甫忽然从怀中掏出数张银票,放在桌上慢慢推到唐渊身前。

唐渊看了一眼,大概数万两银票,不禁心中感慨,真是好大的手笔。

“杨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渊没动银票,挑了挑眉说道。

杨立甫笑着道:“这是四万两银票,还望唐捕头笑纳。”

“呵呵,无功不受禄,杨堂主还是收回去比较好,唐某怕这个钱烫手啊。”

唐渊轻笑一声说道。

杨立甫微微朝前一俯身,紧紧盯着唐渊双眼,冷然说道:“不瞒唐捕头,杨某在扶风堂蹉跎十数年,也想在那堂主之位上坐上一坐。

那陆振声何德何能,杨某不愿凭其驱使,还请唐捕头相助,事成之后杨某另有五万两白银酬谢。”

唐渊哑然失笑,摇头道:“杨堂主说笑了,此事唐某如何帮助?”

随后又道:“若是杨堂主为此事而来,恕唐某无能为力。”

说完,唐渊也不理会杨立甫,自顾自喝茶。

不过,他没有让杨立甫离开。

对唐渊的态度,杨立甫一点都不意外,继续说道:“唐捕头实在太谦虚了,当日,你可是差点一刀斩了陆振声,以先天境修为逆战半步宗师,早已在扶风郡传扬开了,唐捕头当属扶风先天第一人”

接着,杨立甫又道:“待我将陆振声引出城外,你我二人合力,定然可将将其斩落马下,届时……”

“等等!”

唐渊一摆手,立刻打断道:“杨堂主将此事堂而皇之说出来,不怕唐某告密吗?”

“呵呵!”

杨立甫笑了一声,说道:“说句不好听的,陆振声恨不得将唐捕头碎尸万段,又岂会听信大人之言,所以杨某毫不担心。”

其实,杨立甫也在赌。

他知道唐渊和陆振声有不可调和矛盾。

思来想去,他认为唐渊最合适。

所以才会寻求唐渊相助。

甚至不惜耗费巨资。

一旦事成,他近乎在唐渊身上耗费近十万两白银。

这是一笔天文数字。

而且,他还要打点总坛长老,又是一笔巨资。

为了这个堂主之位,他近乎耗尽钱财。

但是,只要能夺得堂主位,一两年时间就能捞回本。

现在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杨立甫又怎会不懂。

“是吗?”

对杨立甫的话,唐渊不置可否,淡淡道:“莫非杨堂主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杨立甫蹙起眉头问道。

唐渊笑着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话音刚落,杨立甫神色猛地一变,豁然起身,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唐渊。

失算了?

“呵呵,杨堂主莫要紧张,唐某还没有那么无聊,去和陆振声告密。”

见状,唐渊笑了笑,安抚杨立甫一声,摆了摆手说道。

“唐捕头以为刚才杨某提议如何?”

杨立甫心中微松,坐了下来,期待道。

“哼!”

唐渊冷哼一声,又讥笑道:“唐某倒要反问杨堂主一句,你我联手除掉陆振声,于唐某有何益处。

莫非杨堂主以为在下是黄口小儿,这么容易被诓骗吗?”

说到这里,唐渊脸色阴沉下来,对杨立甫也是冷眼视之。

杨立甫神色自如道:“唐捕头放心,事成之后,另有五万两白银奉上。

这十万两白银换唐捕头出手协助一次,杨某以为这笔生意划算。”

“哈哈……”

唐渊大笑一声,随即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杨堂主是在和唐某开玩笑吗?这十万两虽多,但以唐某的手段,捞到十万两也非什么难事。”

杨立甫沉吟一会,立刻试探道:“日后,我扶风堂唯唐捕头马首是瞻,如何?”

“还不够!”

唐渊兀自一笑,摇摇头说道。

……

当日,唐渊接到信件后,便有所猜测。

今日杨立甫到访,经过一番试探,他大概也猜出怎么回事。

之所以没让杨立甫离开,唐渊当然有自己的考虑。

听到唐渊之言,杨立甫脸色陡然难看起来,说道:“唐捕头未免有点狮子大开口了吧。”

“哦?”

唐渊慢条斯理道:“杨堂主当我是青龙会杀手,以为唐某拿银子办事?”

“唐捕头言重了,青龙会杀手岂可与大人相提并论。”

杨立甫连忙摇头道。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青龙会杀手。

买凶杀人是最好的选择,不仅没有任何顾虑,还不用花费这般大代价。

只是,他遍寻宁州数个分舵,竟然都不接杀人任务,好似一夕之间,青龙会洗心革面了。

这让杨立甫极其惊讶,却又无可奈何。

他绝不能让陆振声在扶风郡扎根。

当日,见唐渊摆明针对陆振声,又差点一刀斩了他。

杨立甫心思立刻活泛起来,便定下这个下下策。

“那杨堂主何意?”

唐渊指着桌上银票说,淡漠道:“或者说,杨堂主认为唐某是缺银子的人?”

杨立甫神色微变,沉吟片刻,竟突然起身朝唐渊躬身道:“杨某若登堂主之位,日后扶风堂暗地里唯唐捕头马首是瞻。”

顿了顿,又隐晦道:“另外,杨某愿助唐捕头除掉曹元正。

届时,在这偌大的扶风郡,唐捕头就是天,还有谁敢忤逆。”

杨立甫自认为这是一个极具诱惑的条件。

闻言,唐渊眉头一挑,诧异看了杨立甫一眼。

没想到此人竟然有此魄力,为了堂主之位竟向他躬身行礼。

这是大礼!

说明杨立甫无计可施了。

这才寻他相助。

“杨堂主在撺掇唐某擅杀同僚?”

唐渊双眸冷漠,看着杨立甫说道:“杨堂主可知在六扇门擅杀同僚将会受到何种惩罚。”

“呵呵!”

此时,杨立甫觉得也没有必要装腔作势了,直起身子阴鸠道:“唐捕头当真如此想?”

唐渊耸耸肩,不置可否。

杨立甫恨声道:“杨某为扶风堂立下汗马功劳,就因为得罪了长老会一位长老,竟让我蹉跎十数年。

这次江志诚卸任,我本以为堂主之位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为此,我上下打点数万两银子。

谁知道,银子打了水漂不说。

那群老不死竟将陆振声派遣下来。”

“杨某不甘心!!!”

杨立甫恨声吼道。

与此同时,一拳猛得砸在桌面。

哗啦!

桌子顿时四分五裂,数张银票随意洒落。

唐渊静静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动容之色。

半晌后,杨立甫长舒一口气,说道:“杨某失态了,唐大人见谅。”

“无事!”

唐渊摆摆手,又朝外说道:“来人,收拾一下,重新给杨堂主上茶。”

仆人速度很快。

片刻后,杨立甫重新坐了下来。

“唐捕头还有什么条件,杨某尽力为大人办到。”

杨立甫说道。

既然唐渊没有送客,说明还有的谈。

“不急!”

唐渊轻笑一声,说道:“唐某有几个问题比较好奇,还请杨堂主解惑。”

“唐捕头请说。”

杨立甫眼睛一亮,立刻道。

唐渊问道:“杨堂主确定能引出陆振声,还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哈哈!”

闻言,杨立甫大笑一声道:“不瞒唐捕头,陆振声对杨立甫信任有加。

似这般蠢货,也能成为一堂之主,长老会那群老不死都糊涂了。”

说着,杨立甫表示对陆振声极其不屑。

唐渊失笑一声。

难怪当日杨立甫会有那般表现。

高明!

唐渊又问道:“杨堂主如何确定陆振声一死,堂主之位会落入你手里。

万一又从总坛派人接任,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唐捕头放心,此事我已打通其中关节,杨某愿以心魔起誓。”

杨立甫郑重说道。

唐渊眯着眼睛看了杨立甫一眼,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莫非此人还有后招?

那他寻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不知杨堂主可否明言?”

唐渊淡淡一笑,随口问道。

杨立甫顿时沉吟起来,半晌没有言语,明显有所忌讳。

唐渊也不催促。

会客厅陷入寂静之中……

“大长老!”

突然,杨立甫说道。

“郝星海?”

唐渊眯起眼睛,忽然问道:“这陆振声是不是二长老的人?”

“正是!”

杨立甫点头。

唐渊大有深意道:“杨堂主敢在虎口夺食,唐某佩服。”

“嘿嘿。”

杨立甫冷笑一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