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天籁小说网 > 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六十章 考验

傀儡封仙 第六十章 考验

作者:颜欢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02-12 14:37:23 来源:三七中文

忻吴凝神收功,再次使四肢百骸充盈修为,以应对接下来的变化之数。“不知道别人在练功的时候,旁人是需要保持安静的吗?”

由于之前忻吴施法,将自己和青归的血脉之力融入同一鼎食物中,这样在分食之后,忻吴便获得了一层来自青归血脉的伪装。故在此二人看来,自己就是一只蜣螂所化。

这等法子,是无天将上古时期,“妖”之一脉流传下来的修行套路研究演化得来。

“哈哈哈!兄台既然敢在这‘樊笼城’的眼皮子地下冲关破壁,想必是想引起城内修士的注意。虽然目的尚不明确,不过既然如此,我兄妹二人便不算叨扰才对。”

忻吴转过头,看向这所谓的兄妹二人。

只见男的玉树临风、棱角分明,身着一袭素白长衫,腰配一把紫金长剑,显得格外英姿飒爽。

在其左右的女修,尽管个头稍矮,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高人一等的气质,眉眼中的娇俏傲慢一目了然,再配上一身挑衅似的鲜红长裙,毫无疑问是一个只会不断来事儿的事精。

于是忻吴扭头就想走。

“诶诶诶!兄台请留步!”白衣男子迅速上前挡在忻吴的前方,和善地笑道,“兄台莫急,在下只是想与兄台结伴前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还望兄台成全。”

平心而论,忻吴对此地人生地不熟,有一个这样的家伙做做向导,顺便套一套情报,想来那也是极好的。

只是旁边的这位姑奶奶,忻吴只看了一眼,立马就知道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兄台言重了。”忻吴向着白衣男子点头致意,“大家萍水相逢,本是一段缘分。只是我身负数百条性命,此次入樊笼城,也是想避避风头,躲一躲这阵子仇家的追杀。”

“什么!你被追杀啦!”

红裙女修闻言,顿时高兴地欢蹦乱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想一把抱住忻吴的手臂。只不过在就要成功的一刹那,忻吴躲开了。

于是红裙女修扑了个空,差点一头栽到银沙之中,好在一旁的白衣男子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扶住。

“舍妹一向如此活泼,兄台莫要见怪。”男子满脸赔笑。

回想着刚才眼角余光瞥到的那一抹殷红残影,忻吴登时便觉得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拔刀砍过去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好说,好说。”忻吴此时也是一头雾水。按照常理来说,自己都已经有如此之多的仇家追杀了,若不想引火烧身,就应该退避三舍才对。

哪有如此女子这般,不仅没有视他为牛鬼蛇神,反而生怕他跑掉似的,居然要强行留下忻吴!

“哥!别让他跑了!”女子望着忻吴,两眼放光。

“你闭嘴!”

忻吴狐疑地看着二人,心想自己莫不是被哪路仇家给悬赏了脑袋?于是一只手按在了断水流的刀柄之上。

“兄台!误会!误会!”眼见忻吴已是蓄势待发,白衣男子立刻后退三步,出言解释到,“兄台,在下齐莫与,是这荒芜之圈内‘见首城’城主的次子。此次适逢沙漠绿洲百年后重现,特地带舍妹来此地散散心,顺便帮助舍妹完成家父给她布置的考验。”

忻吴眉头微挑,表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齐莫与则十分惊讶于对方没有立刻冲上来拔刀就砍,这说明对方还是讲理的。

“是这样的兄台,在下这小妹名唤‘齐涟漪’,由于是见首城城主的幺女,平时又被我们两个哥哥给宠坏了。”

“说重点。”忻吴觉得有必要打断并提醒一下这个叫“齐莫与”的男子,不然鬼知道他要叨叨到什么时候。

“兄台快人快语,我喜欢。”齐莫与朝着忻吴抱拳施礼,似是十分中意忻吴,“舍妹的考验,便是寻一男修,护他一世周全即可。”

忻吴闻言皱起眉头,登时便觉得这个考验好像有一点奇奇怪怪的味道。“既然如此,齐小姐随意挑一人便是,何故非要找我?”

齐莫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走到齐涟漪身边敲了敲她的脑袋,无奈地说到:“我这小妹贪玩任性,不肯挑那些罗卜白菜,歪瓜裂枣,非得强行提高考验难度,寻一个如兄台这般身负血海深仇,与仇家不死不休的考验对象。”

齐莫与苦笑着摇了摇头:“兄台你说,这不是无理取闹嘛。”

“哦哟?你还知道这是无理取闹哦。”看齐莫与的神情不似有假,忻吴略微放松了戒备。

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齐莫与竟然又补了一句:“我与兄台一见如故,还望兄台成全舍妹的心愿!”

“谁跟你一见如故啦?知道是无理取闹你倒是阻止她啊!还有你真的不觉得老城主的这个考验哪儿不对劲吗?”

忻吴瞬间炸毛。

“兄台请看,这是家父给我的入城请帖。这樊笼城虽然地方不大,但好歹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不宜惹是生非。且樊笼城城主尽管外界传闻修为只有封魔境初期,但却能五十年来一直占据此地,想来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纵然兄台天赋异禀,修为颇深,但双拳难敌四手,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嘛。”

齐莫与煞有介事地给忻吴分析起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看样子,是不打算放忻吴就这样离开了。

“封魔境初期?那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没杀过。”忻吴沉默听完齐莫与的情报分析,心中如是想,“哎,海辰啊海辰,你一个凝魂初期,总不该比封魔初期更厉害吧。”

瞧见忻吴眼中先是闪过不屑,后来又闪过悲痛,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实力、有故事的人啊!

齐莫与不动声色地朝齐涟漪使了个眼神。后者瞬间领会他的意思,悄无声息地从袖袍内取出一捆银丝,慢慢靠近忻吴。

“行!没问题!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忻吴本不就是优柔寡断之妖,权衡利弊得失后迅速就作出了决断,“齐莫与是吧,我叫忻吴,你唤我名字便可。不用兄台长兄台短的,修行儿女,当恣意逍遥,不必理会这些繁文缛节。”

“好!好!好!忻吴兄弟果然是我辈中人!”齐莫与显得十分开心,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一坛酒来,邀请忻吴共饮,“来来来,今日高兴,这坛酒,便祝我等此行武运昌隆!”

一看到有酒喝,忻吴眼睛都直了!什么阴阳五行阵,什么糖醋花生,什么海辰,什么青归,通通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没办法,他手里的酒已经全部喝光了,只有空酒坛还被他留着,馋的紧了便拿出来闻两下。

至于冲关前喝的那一盅清心养神酒,一来只有那么一盅,酒量不够;二来酒性以温养治愈为主,实在是不过瘾!

对虞修来说,生活中没有酒,那是万万不行的。虞山的妖修,先学会的不是术法神通,而是运转修为,让自己不至于醉死。

咕噜咕噜咕噜——“哈!真是好酒!忻吴兄弟,你也尝尝!”掀开酒封,喝了小半坛酒水的齐莫与,显然比之前更话多了。

不过喝酒嘛,就应该热热闹闹的,一个人喝闷酒有啥意思?喝闷酒还不如回家哄孩子去。

接过齐莫与递过来的酒坛,忻吴毫不客气,仰头便将剩余的大半坛酒水一饮而尽!甚至嘴边都没有一滴酒水洒出,全部被他喝下肚去。

齐莫与看傻了:“忻吴兄弟可是渴了?要不......再来一坛?”

齐涟漪也看傻了:“喂!你个贪杯的酒鬼!那可是一坛!整整一坛!还有我的份呢!你就不怕喝死?”

坛中酒喝完,忻吴惬意地打了个酒嗝。不得不说,这齐莫与拿出来的酒水还真是不错,喝完之后,忻吴感觉经脉里流动的血液全部变成了滚烫的岩浆!但却不是那种难以忍受的程度,而是一种令人感到热血沸腾的感觉!

“啊——哈!”忻吴元丹中期的修为自行起动,轩昂御气诀亦随之运转。三息之后,酒意悉数被驱散,留在体内的,是一缕缕精纯无匹的灵力!

“齐莫与你够义气!甫一见面便请我喝如此美酒!我忻吴,交定你这个朋友了!”忻吴大力地拍着齐莫与的肩膀,虽然脸色微红,但其目中的笑意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半分虚假。

“你有此等美酒,你早说啊!早说不就完事儿啦!你为什么不早说?在那儿磨磨唧唧的,耍我呢!不行,你得自罚三坛!”忻吴搂着齐莫与的肩膀,不断催促其拿出酒来。

齐莫与额头冒出一排排密汗,倒不是因为酒劲上涌,而是因为照这个喝法,他三个齐莫与恐怕都得被忻吴放翻。

本来齐莫与对忻吴二话不说,直接一饮而尽,不考虑酒中是否含药的行径感到满腔钦佩。想到,这也许就是志同道合之人对彼此的信任。但现在看来,忻吴只是纯粹的酒瘾太大!压抑太久,直接爆发了!

“我说,忻吴兄弟,你所说的被仇家追杀,莫不是因为你单枪匹马,一个人把对方酒窖里所有的藏酒全部喝的一滴不剩才招致对方的追杀吧?”齐莫与试探性地问到。

可谁知迟迟不见齐莫与拿酒的忻吴竟是怒了,直接将断水流抽了出来!

“你还说你是什么见首城的少城主,现在几坛酒都拿不出来,莫不是看我忠厚老实,诓骗于我的吧?”忻吴手里的快刀已经泛起危险的红光,面色不善地盯着齐莫与、齐涟漪二修,威胁到,“你说,我要是把你们绑了,带去那什么见首城,城主大人会不会赏我百来坛酒,让我一醉千秋?”

齐莫与想象了一下,以自己元丹后期的修为,再加上元丹中期的齐涟漪,若真的被忻吴给一道绑了。城主应该会大喜过望,甚至会极力招揽忻吴,至于赏赐百来坛酒,自是不在话下。但自己,恐怕就得和齐涟漪一起,进入家族祖传修炼重地,数十年之内都难得自由。

“二哥!你拿酒就是!我陪他喝!”

正当齐莫与左右为难之际,齐涟漪许是对忻吴的“嚣张”看不惯了,撸起袖子就准备和忻吴大干一场!

忻吴看着这个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姑娘,顿时就乐开了花:“你个小姑娘能有多少酒量?若是把你喝翻了,你这宠你疼你的二哥,还不得找我拼命?哈哈哈。”

收刀入鞘,忻吴仰天大笑,大踏步地朝着樊笼城走去。

“喂!你回来!谁让你走的!你看不起小姑娘?!”齐涟漪明显对忻吴的说辞十分不满,快步追上忻吴,拿出随身的武器——一条赤练鞭,气急败坏地朝忻吴身上招呼过去。

而忻吴看见这齐涟漪这小姑娘的武器竟然是一条鞭子后,明显笑的更欢了。“你以为我们七十天和无天这么些年来,在虞主手下的鞭子是白吃的?”忻吴心中如是想。

于是齐莫与看见,不论齐涟漪如何灵活迅捷地挥舞赤练鞭,忻吴总是能在即将被抽的一瞬间,踏出玄而又玄的神奇走位。

一面是拼命挥舞长鞭,却始终一鞭未中的齐涟漪,一面是各种闪转腾挪,仿佛跟随鞭影起舞的忻吴。齐莫与从起初的心惊胆战,看到后来的无地自容,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听忻吴的话再拿出几坛酒来,也许忻吴喝高兴了,就没后面这仿佛自取其辱的打斗了。

“这得被抽过多少鞭子,才能练就这样的身形鬼步啊!”

尽管齐莫与被忻吴精湛的修为和身法所折服,但如他所述,其毕竟是一城城主的次子,从小耳濡目染的他看的明明白白——忻吴现在所使用的步伐并不是一套系统完整的身法神通,而是千锤百炼之下刻在骨肉里的闪避本能!

“能教出如此优秀弟子的老师,这荒芜之圈,可没有几位啊。”齐莫与跟上前方二妖打斗的节奏,没有出手制止,“难得有修士会完全无视‘见首城’的威严,这个忻吴,很有意思。”

看着自家小妹气急败坏望着自己的模样,齐莫与唯有摊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